新闻

News

今日人物·66期 | 李建良:做靠谱的人,做靠谱的药

今日人物·66期 | 李建良:做靠谱的人,做靠谱的药

李建良博士,湖南省“百人计划”创业人才,毕业于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并分别获得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病原生物学硕士和英国Sheffield大学生物医学博士。曾任职于通用电气医疗部和阿斯利康制药有限公司,长期从事新药筛选模型和治疗性单克隆抗体药物研发。治疗领域以肿瘤,自身免疫系统疾病和抗感染性疾病为主。





  

讲述下您的成长经历,又是为什么选择了创业?


当我面临专业选择的时候,生命科学因多利羊的诞生和人类基因组计划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我大学毕业后选择了与生物学密切相关的医学类进一步攻读硕士研究生,之后前往英国继续进修博士。博士期间主要研究工作专注于胚胎干细胞生物学研究,由于对应用研究比较感兴趣,博士毕业后加入了通用电气医疗部,一开始主要专注于与胚胎干细胞有关的药物心脏/肝脏毒性细胞模型的产品研发,后来逐渐的从事与免疫细胞治疗以及bio-processing方面的工作,离开通用电气后加入了MedImmune,主要从事治疗性抗体前端的早期发现。

创业这条路并非我主动选择,而是由于家人的原因需要离开英国回到国内,而我的家乡属于生物制药比较薄弱的中部地区,除了自主创业,也几乎没有别的选择了。当然,提前进行的调查也表明,在当时的中国,具备较为完备的早期抗体类药物发现能力的公司也并不是很多,而且我们也希望用一个高效,快捷,成功率高的抗体类药物开发平台来结束当时成本高昂且低效率的早期先导治疗性抗体研发困境,于是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开始了创业之路。




  

您在工作中遇到的印象最深刻的事

给您带来了什么思考或警醒?


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2016年公司刚成立的时候,选择了一个信誉度不高的供应商搭建我们的研发中心,承诺的3个月工期足足拖到了2017年。当时我们创始人团队都认为向投资人承诺的时间表几乎是不可能完成了。意外的是通过我们的创新,最终将由于研发中心工期延误所失去的那几个月追回来了,并且按照承诺全部实现了我们的所有deliverables。这个事情给我带来的思考和警醒挺多:

1) “靠谱“是一个人最可贵的品质之一,而”靠谱“的最核心部分,就在于确定性。与不靠谱的人共事,事倍功半;
2) 只要肯创新,办法总比困难多;
3) 承诺和信誉之间的正反馈,是创始人和投资人之间良好关系的基石。




  

您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我的兴趣爱好很广泛,但都不是特别专精,总体而言,我对有挑战性,刺激性的爱好,比如说徒步旅行或跳伞之类的都情有独钟。印象最深的是我第一次跳伞,当时对高空带来的恐惧严重预估不足,因此,刚跳下飞机时,全身所有的神经元都在告诉我,这样跳下去不是一个好主意。但实际上,这样的恐惧也就持续了1秒钟,之后,我不停的告诫自己这是安全的,在这种心理暗示下,我开始以比较轻松的状态来享受高空的开阔视野。创业之后回想起来,觉得跳伞和创业有点类似,最艰难的是迈出第一步。




  

请您推荐一本书。


今日人物·66期 | 李建良:做靠谱的人,做靠谱的药

大力推荐大刘的《三体》,为这套书写的推荐语应该已经非常多了,所以这里就不多献丑了。就谈谈自己对这本书的基本感想吧,其中两个部分体验最深,第一个是“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这一点能够非常明确的体现在创业过程中的许多方面。作为技术转型的创始人,我几乎时时刻刻都提醒自己保留对未知领域的敬畏心和求知欲。创新药的研发项目,客观来说,可能有的项目从立项那一天开始看就注定了结果会如何。第二点是书中所体现出来的“降维打击”,也就是说,也许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当前和我们并不处于同一个赛道。因此,如履薄冰,拥抱创新,时刻保持一个开放的思维,对于我们这样的初创型企业是至关重要的。





  

您对打算回国创业的海归,有些什么建议?


其实也谈不上什么建议,分享一点经验或者教训吧。

首先,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合伙人非常重要,也许力量强大的独行侠也能成功,但是互补而且理念相同的合伙人会更有机会;

其次,善待员工,将员工视作企业最珍贵的财富好好照顾他们;

最后就是和创新药研发有关的了,以严谨的态度做好每一个assay,将biology视作新药研发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从新药研发早期开始就做足漂亮的基础数据,来代替有可能产生灾难性后果的主观决定。


关于华康恒健生物

新药研发型企业
湖南华康恒健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全人源治疗性单克隆抗体新药开发的创业公司,充分利用自有的全抗体库全人源抗体基因工程小鼠AceMouse系列平台开发基于单克隆抗体,双特异性抗体和纳米抗体为基础的生物药,满足当前未满足临床需求。治疗领域以肿瘤,自身免疫系统疾病和感染性疾病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