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企讯 | 普那布林NSCLC III期Dublin-3研究第二次中期分析后表明 “试验方案无需调整,继续进行”

数据与安全监测委员会(DSMB)经第二次中期分析完成超过500名患者的数据审查,以评估普那布林用于EGFR野生型NSCLC二/三线治疗的总体获益/风险

数据分析结果继续支持普那布林通过免疫机制为目标患者提供更佳的治疗选择


万春医药(“公司”或“BeyondSpring”;NASDAQ:BYSI)是一家专注于开发新型肿瘤免疫抗癌疗法的全球性生物制药公司,昨日宣布其主要产品普那布林治疗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III期Dublin-3研究(又称:103研究)的第二次中期分析已经完成。在审查了超过500例患者的疗效与安全性数据和预设的约300个患者死亡事件后,DSMB建议BeyondSpring继续进行研究且无需做出任何调整。103研究是一项评价普那布林联合多西他赛对比多西他赛单药用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野生型NSCLC患者二/三线治疗的临床研究,主要研究终点为总生存期(OS)。试验计划共纳入554名患者,其中包括既往接受过PD1/PDL1抗体治疗的患者。


EGFR野生型约占NSCLC患者的70-85%,其二/三线治疗仍然是临床未被满足的重大需求之一。目前PD-1抗体或单药化疗(如:培美曲塞或多西他赛)是该阶段EGFR野生型NSCLC的主要治疗手段。在一项II期临床试验中,与多西他赛单药标准治疗相比,普那布林+多西他赛联合治疗显示出明确的临床疗效(ORR 18.4% vs. 10.5%,DOR 12.7 个月vs. 1个月)和中位OS获益(11.3个月 vs. 6.7个月)(肺部有可测量病灶的子集中进行的回顾性分析)。最重要的是,在该研究中,联合治疗组相比单药组发生4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的患者从33.8%降至5%以下(p<0.0003)。因此,与多西他赛单药治疗相比,普那布林+多西他赛联合协同增效明显,可明显提高抗癌疗效,同时普那布林对化疗引起的骨髓抑制具有很好的保护作用。


“Dublin-3研究旨在量化普那布林的免疫增强作用,”BeyondSpring首席医学官兼研发部执行副总裁Ramon Mohanlal博士说。“我们选择肺部病灶可测量(根据RECIST 1.1)的肿瘤患者人群进行前瞻性试验,该类人群的肿瘤负荷更高,且在II期分析中获得了令人振奋的结果。该人群(占EGFR野生型NSCLC患者的70%以上)产生了新的亚克隆,其更有可能携带可刺激免疫系统的抗原(Mohanlal, ESMO 2019;Mohanlal, IASLC/World Conference on Lung Cancer, 2019)。在第二次中期数据集审查后,DSMB的批准令人备受鼓舞;我们可继续进行该试验,无需进行任何修改。”


“由于当前COVID-19大流行,感染该病毒的肺癌患者死亡率达55%1。这一人群本身已面临极高的死亡风险,而COVID-19大流行从另一角度证明该人群需要额外的治疗方案,”BeyondSpring的CEO兼联合创始人Lan Huang博士补充道。“普那布林+多西他赛联合治疗有望在延长患者生存期和减少与多西他赛相关的重度中性粒细胞减少症方面提供有利的获益和风险数据。”

Mehta V et al., Cancer Discovery May 1, 2020 online; DOI: 10.1158/2159-8290.CD-20-0516.


关于BeyondSpring

BeyondSpring是一家全球性的临床阶段生物制药公司,专注于研发新型肿瘤免疫抗癌疗法。BeyondSpring的首创新药普那布林(主要产品)是一种免疫和干细胞调节剂,目前正在III期全球临床试验中评价其作为直接抗癌药治疗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效果,还在两项III期临床项目用于预防化疗诱导的中性粒细胞减少症(CIN)。BeyondSpring拥有强大的研发能力和稳定的产品管线,除普那布林外,还有三种免疫肿瘤学药物和使用泛素化降解途径构建的药物发现平台。公司拥有一支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具有多年的药物全球上市经验。BeyondSpring总部设于纽约市。


关于普那布林

BeyondSpring的主干产品普那布林是一种差异化免疫和干细胞调节剂。普那布林目前正处于后期临床开发阶段,用以延长癌症患者的总生存期,并缓解化疗诱导的中性粒细胞减少症(CIN)。普那布林的持久抗癌获益与其对抗原呈递细胞(APC)的强效诱导作用(诱导树突状细胞成熟)和T细胞活化作用(Chemcell Reports, 2019)相关。普那布林的CIN数据突显了其增加小鼠造血干/祖细胞(HSPC)或Lin-/cKit+/Sca1+(LSK)细胞数量的能力。对HSPC的作用可以解释普那布林为何不仅能快速治疗CIN,还可减少化疗诱导的血小板减少症并增加患者循环中的CD34+细胞。


关于Dublin-3 NSCLC III期研究(研究103

Dublin-3 NSCLC是一项在含铂双药一线治疗无效且携带野生型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的二/三线NSCLC患者中对比普那布林和多西他赛联合治疗组与多西他赛单药组(1:1随机化)的全球III期、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两组均在每个周期(21天)的第1天接受75 mg/m2多西他赛。在每个周期的第1天(多西他赛给药后1小时)和第8天给予30 mg/m2普那布林。到目前为止,已入组超过500例患者。


重要的入选标准包括中心实验室评价显示患者具有可测量的肺部病灶(RECIST 1.1定义)。该研究按PD-1/PD-L1抗体治疗无效患者与未接受过PD-1/PD-L1抗体治疗的患者进行了分层。研究的主要终点为总生存期,次要终点为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缓解率(ORR)、缓解持续时间(DOR)、4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和生活质量。


当前的EGFR野生型NSCLC患者的现有二线标准治疗主要治疗包括:多西他赛、培美曲塞、PD-1抗体单药治疗,中位生存期约为8-12个月。

Garassino MC et al.Lancet Oncol.2013 Sep;14(10):981-8



媒体联系人

Caitlin Kasunich / Raquel Cona

KCSA战略沟通部

212.896.1241 / 212.896.1276

ckasunich@kcsa.com / rcona@kcsa.com


关于前瞻性声明的警示说明

本新闻稿包含并非历史事实的前瞻性声明。使用诸如“将”、“期望”、“预期”、“计划”、“相信”、“设计”、“可能”、“未来”、“估计”、“预测”、“目的”、“目标”等词汇或其变体以及此类词汇和类似表达的变体,旨在明确本前瞻性声明。前瞻性声明基于BeyondSpring当前的知识及其对可能的未来事件的信念和期望,并且受到风险、不确定性和假定因素的影响。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实际结果和事件发生时间可能与前瞻性声明中的预期结果有所差别,包括但不限于:难以按照公司可接受的条款筹集为公司未来运营提供资金所需的预期金额,如果有的话,临床试验不可预知的结果、监管批准程序的延迟或未通过、结果不符合对候选产品潜在安全性、最终疗效或临床效用的预期、市场竞争加剧以及BeyondSpring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备案的最新Form 20-F中描述的其他风险。本文中的所有前瞻性声明仅代表本新闻稿发布当日,除非法律另有规定,BeyondSpring没有义务更新公开的此类前瞻性声明,以反映后续事件或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