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今日人物·58期 | 崔霁松:同道相益,同心共筑创新药

今日人物·58期 | 崔霁松:同道相益,同心共筑创新药


崔霁松博士在普渡大学 (Purdue University) 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在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 (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完成博士后研究。

在建立诺诚健华之前,崔霁松博士曾任PPD旗下的BioDuro总经理4年(2011年-2015年),全面负责BioDuro的研发、运营、商业及资源管理。供职BioDuro之前,崔博士曾在默克公司工作14年,先后领导和参与了多个疾病领域 (内分泌, 呼吸系统, 代谢, 心血管等) 的新药研发项目并递送了10个以上的临床候选新药。她在默克担任过多项职务,担任药物早期开发委员会主席期间,将多个候选化合物从临床前阶段推到临床IIa期。作为高血压转化医学负责人,成功开发出10个以上可用于临床研究的生物标记物。






诺诚健华拥有一支超过四十人的海归团队,想请您分享下组建这支团队时的一些经验?


“同道相益,志同心合,这是组建团队最为关键的。”


诺诚健华在成立至今的短短几年时间里,已取得一系列里程碑成果并一如既往地在快车道上高速行进着,可以说首当其冲是得益于我们拥有一支国际一流的研发和科学顾问团队。我们的研发团队成员都曾长期在国际知名的生物医药公司从事新药研究与开发,曾成功开发出几百个新药专利和新药产品。同时诺诚健华的科学顾问委员会由来自清华、北大的生命科学带头人、国内顶尖医院的医疗专家和跨国公司的新药研发专家组成,指导公司始终处于国际新药研发技术前沿。难能可贵的是在诺诚健华成立之初,我们这些研发团队和科学顾问团队成员即怀着共同的梦想、富有激情且严谨务实的态度,矢志将自己的学识经验贡献在为中国创新药跻身世界一流水平、为广大患者提供优质、可及的创新药而努力的理想上而聚集一堂。


同道相益,志同心合,这是组建团队最为关键的。另一方面,包括我在内的公司海归团队虽大多已在国外生活多年事业发展也很不错,但归国创业是理想驱动也是大势所趋。近些年来国内的创新创业环境很好,我国新药研发市场的发展空间极大,而新的医药政策法规从2015年起频频出台,为创新型制药企业保驾护航,同时资本市场的青睐和准入机制更新也推动创新药企业能更快的做大做强。这都使我们在做周期长、风险高、成本巨大的创新药研发时,更有信心面对困难和挑战,不断突破。


在文化融合方面,公司虽有众多海归成员,但科学无国界,我们更期待通过差异化寻找成长机遇推动企业创新发展,作为一家立足中国且具有全球视野的新药创制企业,成为为全世界患者开发及提供创新疗法的全球生物医药领导者。






您觉得诺诚健华能取得现在的成绩,主要得益于哪些关键因素?


诺诚健华能取得目前的成绩,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是指全球日益进步的前沿技术,让我们得以一窥生命的真谛。对致病机理的发现,引导我们找出相应的解决方案。通过全球在基础研究和应用方面多年的努力,生物医药科技取得了重大进展,生物医药先进技术已成为多学科研究的焦点。生物技术继信息技术之后,日益成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核心,在重塑未来经济社会发展格局中的重要性不断增强,作为本世纪最重要的创新技术集群之一,其引领性、突破性、颠覆性特征日益凸显。

“地利”是中国日趋完善的管理法规,改革,投资环境促进创新药产业的发展。过去我们没有自己的本土创新药,国外创新药价格高、引进周期长、可及性差,而随着近几年国家多项重磅新医改政策的推陈出新、资本市场变化等外部环境的叠加,使得中国医药产业的创新发展势头高涨,使得我们让更多中国患者通过创新药物延长生命、提高生活质量的理想逐步变为现实。当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原研药物开始改变中国临床实践并在世界舞台崭露头角;更多的本土药企加大科研投入、注重新药自主研发,逐步实现医药产业从跟随到引领的飞跃,也更加坚信中国创新药在这个时代将大有所为。

“人和”,指大批回国的海归人才逐步组建的研发管理团队。人才是公司最宝贵的资源,唯有团队的良好配合才能发挥我们所有的竞争力。正如之前所说公司从早期成长阶段即吸引聚集到一大批有经验、有情怀、有理想的优秀管理者,他们拥有涵盖从发现研究,到临床开发,再到商业化的整个药物开发周期各个方面的领导及专业知识,推动公司取得一系列可喜成果;大家齐心协力完成了一项项攻坚之举,未来我也希望通过一系列新药的研发驱动,培养出一批批优秀的药物研发人才。此外,我们的联合创始人在行业及学术方面的专业知识互补也是持续推动本公司领先于同业公司的区别性因素。






您是何时萌发创业的念头,创业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创业对我来说,就像培育一个新的生命。


我在美国完成学业之后,加入美国默克公司,14年间曾参与和领导了多个疾病领域的新药研发项目,也在默克担任过多项职务。多年的海外求学和工作经历固然让我在美国十分熟悉和适应,但选择回国是我多年的梦想。回国创业不仅仅是选择一份新工作,还意味着与工作十几年的老东家美国默克公司告别,放弃良好的待遇,将事业重心转移到国内,接受新的未知挑战,其中虽有艰辛抉择,但更坚定的是想在国内为创新药开发做出一番事业的决心。


所以在2011年,我并未做太多犹豫,接受了当时全球四大CRO公司之一的美国PPD®公司的邀请,担任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保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和首席科学官,负责组建团队、开拓药物研发服务外包市场。保诺科技当时员工规模几百人,被PPD®收购后,急需一位对药物研发和中美两国文化、市场都十分了解的引领者,带领保诺科技尽快完成结构重组和团队建设、拓展国内外市场。而我凭借多年跨国公司药物研发及经营管理经验,同时熟悉中美两国文化人情,自然成为这一职位的最佳人选。可喜的是,在我负责工作的此后4年时间里,保诺科技业务增长迅速,团队不断扩大的同时还在多地建立了子公司。2015年,由于PPD®公司进行重组,将保诺科技出售,我与PPD®和保诺的缘分才随之止步。很欣慰的是现在在诺诚健华有一批原保诺的同事,我们继续一起工作与创业。


现在回看,在归国开创事业的初期的确步履维艰,但同时也让我得到了磨练,积累了一些宝贵经验,我因此更加看好国内新药研发的市场和机会。诺诚健华是一家富有生命力的企业,我有幸亲自播种,见证她从初创时的萌芽状态到如今逐渐枝繁叶茂、倍感自豪。





  

在压力比较大的时候,您一般会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放松,让自己缓解?


跑步。跑步是孤独的运动,多数情况下都是一个人在跑,苦乐参半。有人或许会觉得跑步有些枯燥、需要和懒惰斗争难以坚持,但同时跑步又绝对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当克服了自己的惰性和客观的困难,坚持跑完后,内心的成就让人觉得非常幸福和自豪。可能世间所有的美好的事情都和跑步类似,如果不是因为前面的乏味和痛苦,你也不可能观察到自己的内心,获得真正的快乐。




  

如果不从事现在的工作,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会和家人在一起,目前我们一家四口分布在4个地方。这几年我的生活重心基本全部放在了企业运营管理上,也时常在各地出差,鲜有机会长期与我的家人相聚陪伴,目前诺诚健华的发展蓬勃很值得骄傲,但少了和家人的相聚也让我有些许遗憾,很感谢家人这几年全方位的支持,让我没有后顾之忧一心投入事业,但如果说我现在有时间做最想做的事,那一定是和家人一起享受生活的乐趣。




  

请您推荐一本书。


我最喜欢看人物传记。书中主人翁的一生经历经常令我向往与感叹,更令我深思。当读完一本书时,经常庆幸自己还有美丽余生,可以完成更多的事情。我的偶像是我们默克公司前CEO Roy Vagelos 博士, 他的成就令我学习与向往。如果有时间,我推荐大家看《Medicine, Science, and Merck 》一书。




  

在您的人生中是否有一位高人,他的一言一行曾经点拨过您?


有很多人,在我工作和学习生活中给我很大影响。感谢生命中遇见的各位朋友与家人给我的支持。包括诺诚健华的联合创始人施一公教授,不仅在学术上成绩斐然,在日常中也极富魅力和能量。一公是具有家国情怀的一流科学家。他的热情与鼓励促使我们一起创立了诺诚健华。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带领诺诚健华克服一个个困难,取得一个个成绩。另外,给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先生,在我回国时,他义无反顾支持我,做我的坚强后盾,给予我最强大支持,让我全身心投入自己喜欢的事业。在此感谢他多年的爱和支持。



关于北京诺诚健华医药

新药研发型企业

诺诚健华(香港联交所代码:09969)由世界著名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教授和生物医药行业卓越的企业管理者崔霁松博士联合创立。专注于肿瘤及自身免疫类疾病治疗领域的一类新药研制,适用于中国病人高发的淋巴瘤、肝癌、胃癌等多种实体瘤及自身免疫类疾病。诺诚健华在北京、南京、上海、广州、美国新泽西和波士顿均设有分支机构。

在不到五年的时间内,诺诚健华依托管理团队的全球视野及本土专业经验发现并研发了九种候选药物,其中奥布替尼(ICP-022)已有两项适应症提交NDA申请,第二、三款候选药物处于I/II期临床试验阶段,第四款已递交IND申请,其余均处于IND准备阶段。这些药物可以满足相关治疗的巨大医疗需求并使全球患者获益。诺诚健华凭借研发的核心竞争力、均衡的药物管线、优秀的团队,在迄今为止的数轮融资中得到多家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