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今日人物·28期 | 王青松:改良天地宽

今日人物·28期 | 王青松:改良天地宽


No.1

个人简介:


南京清普生物创始人/CEO。曾在先声药业BD部门与研究院工作多年,领导公司BD部门完成数十项许可引进、销售代理、对外许可等不同类型合作与投资项目;分管研究院临床部门期间,推动多个创新药和仿制药注册临床研究及上市后临床研究,并担任与BMS合作项目阿巴西普JDC成员;曾担任药物制剂室主任,参与多个新药&仿制药研发并获得临床批件。

No.2

公司简介:

 新药型    改良型镇痛药 


南京清普生物成立于2017年,以临床需求为导向,主要进行改良型新药中美双报研发。目前公司聚焦于疼痛领域,已有数个非阿片类改良型镇痛药进入到临床前开发阶段。


No.3

温度问答:

Q1:

您为什么要创办南京清普?为什么专注于改良型新药研发?

我一毕业就到了当时国内比较领先的一家生物制药公司,一呆就是十多年。就像在一支足球队,从扛饮料的小工,慢慢做到了帮教练做统计的助手,最后离成为教练只有一步之遥。大家可能都有这样的感觉,一场球赛其实场下看球的人才是最紧张的。看着队友们一次又一次地艰难把握,我终于决定要亲自上场完成这次的临门一脚。
中国的医药产业有点像中国足球界,这么多年了,没看到有梅西,C罗这样的人物出现,却反倒时不时冒出一两个禁区杀手,在合适的时机出现在合适的位置,用不一定美观却实用的动作取得进球。我也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这样的机会主义是未来的趋势吗?
事实上,现在的改良型新药早已经超出了技术的范畴,技术只是实现这一改良的手段。更重要的是在临床需求,技术,注册要求,市场这四个因素中找到比现有药物更优的解决方案。这在某种程度上更像互联网数据公司做的分析工作。为什么这样说呢?如果仅仅从改良技术的角度,从全球已上市的药物中寻找机会,这样的机会其实大多数是伪机会。然而我们需要从大量的临床应用信息和市场信息从寻找到未满足的有价值需求,从不断快速变化的技术和注册要求中找到解决这一需求的办法。从一方面看,临床需求的信息其实一直是处于混乱和超载的状态。从个案和临床试验的报道,到各个国家和地区,各级医院,各级医生的诊疗实践,用药习惯。我们发现了大量非常有意思的案例。比如我们所关注的围手术期局部麻醉领域。往往重大疾病,在重点医院使用阿片类药物可以得到比较好的疼痛管理。然而在一些轻度疾病手术,或者是像剖腹产这样其实是针对健康人的手术,患者人群乃至医生对阿片类药物的顾虑,临床无法持续提供疼痛管理的现象,这就带来了巨大的临床需求。通过重新调研市场,我们认为这一市场甚至远大于目前经典围手术期药物市场。这就是我们通过处理和分析这些过载信息得到的发现。
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怎么样通过成熟可靠的技术手段,在现有的注册要求之下满足这一市场需求。技术和注册却又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番景象,相较于临床信息的过载和混乱,技术和注册的信息,更多是处于高速变化和信息严重不全状态。我们需要用各种解决方案去补充相关的信息,甚至去做出技术上的创新。如果关注过NMPA 或FDA你就会发现:不同阶段,不同领域,针对不同的临床需求,FDA在505(b)(2)注册要求方面做出相当巨大的调整。比如NMPA当年对高血压复方的集体棒杀,或者是FDA对ALS治疗药物近乎放水的快速批准。我们需要把握住,不同时期不同领域的注册要求,同时保持对两大机构密切的沟通,才有机会在现在的竞争环境下成为新的“禁区杀手”。
相对于创新药所打的“科学”,我们所从事的改良型新药更加依靠的是“信息牌”。而这正是我在这么多年所积累学习到的。2007年起,我和我的前同事们几乎都最早赶上了重大机会,我相信我创办的清普一定也能继续嗅探到更多新的机会,与之前不同的是,我们这次将取得进球和成功。
Q2:

创业至今您感觉最艰难的阶段是什么时候?您是怎样度过这一阶段的?

可以说创业在不同阶段都会有不同的艰难,初创阶段有融资、建立团队的压力,运行阶段有项目进展和期待进度的偏差。我习惯定期和不定期的梳理公司创立至今较大决策、所立项目等,一边是常常复盘,一边是和行业内不同领域专家头脑风暴,让公司保持处于“进击”状态。

Q3:

您坚持最久的一项运动是什么?

我一直坚持走路,每周我都会有几天步行十几公里在家和实验室间往返。每天都必须处理大量的信息,其实人脑并不擅长于这样大量的并行计算。在我专注于左脚和右脚交替前行的时候,我的大脑更能静下来去处理被我忽略掉的一些细节,突然一些全新的想法会冒出来,让我不由得想赶紧走回家把它记录下来。而更多的时候,走路能够让我享受一下创业带来的精神上的自由,让我意识到我所做的这些都是有意义的。


高人点拨 在您的创业道路上,是否有一位高人,他的一席话曾经点拨过您?


公司合伙人胡宁博士在我读药剂学硕士刚进实验室时讲到:脂质体的基础都是物理化学。我在从事脂质体研究时透过现象看本质,后来的职业生涯甚至生活中也总是喜欢问:这件事的物理/化学原理是什么?多年后读到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欣然抚掌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