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今日人物·60期 | 姚庆佳:专注中国新药服务,助力中国医药发展!

今日人物·60期 | 姚庆佳:专注中国新药服务,助力中国医药发展!


1997年毕业于山西大学化学系,1998年赴美伊利诺伊州立大学学习有机化学,2004年博士毕业,2006完成俄亥俄州立大学生化系博士后研究, 在美国工作4年后,2010年归国创立斯芬克司,获得发明27项






创业十年一路艰辛,是怎样的信念让您一路走下来?并谈谈您的创业感受。



我是纯粹的化学合成研发员,走的是典型的技术型创业之路,以前也没有管理经验,对市场和资本也是零基础。98年大学毕业去美国留学,12年没有回国一次,然后凭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激情,2010年就傻乎乎地带着老婆孩子一股脑地回国创业,一直坚信技术是根本,规范化经营是公司长期发展核心竞争力的理念。激情点燃了创业之心,然而十年挺过来靠的是自信(或者叫信念):

方向的自信:健康行业是人类永恒主旋律,医药是健康的根本,化学合成是医药的基石,自己又是化学合成出身,那这路就必须成!

工作的自信:车到山前必有路+天无绝人之路!

创业感受:一定要记住创业没有回头之路。成功的创业是探出来的,走出来的,不是设计出来的。我认为按最初设计的业务模式成功创业很少。创业总会有压力大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好招,为了第二天解决问题,该吃吃,该睡睡,生活还要继续!





通过服务公司的视角,新药公司在寻求合作时有哪些问题需要规避?



通过与新药公司接触发现有些客户还存在以下问题,这些问题均对甲方项目推进造成一定困扰或风险:

√ 一味地追求低成本:前期小量的时候会寻找一些小规模的单纯研发型公司开发,这样造成了未对工艺做深入研究,在项目急需放大的时候小型研发公司不能满足需求,只能临时更换供应商,导致因工艺不成熟带来的成本增加或者货期延长,而且很容易导致杂质发生变化,杂质的变化会需要制剂和临床的数据支持,费用较高;


 原料供应安排不合理:部分新药公司等到临床N期结果出来后,才备临床N+1期的原料,这时为了抢进度,给我们供应商的时间很短,导致没有时间对工艺做再次优化和杂质研究;可能以后还专门需要资金和时间做工艺开发来满足NDA申报;
 现在无论是新药还是仿制药对杂质研究都非常关注,但是有的客户前期就过度追求降低杂质含量甚至直接纯化掉,导致未来商业化生产成本大幅提高甚至质量不可控,较难达到预定标准。杂质含量是越往后期需要越收紧,返过来项目推进比较困难。





您的5年计划是什么?


这个问题正好碰到我们的第三个五年规划!我们公司有四个五年规划,今年刚刚跨入第三个五年。第一个五年,我们以药物筛选期的项目为主,特点是项目多,单个项目量小,项目都是克级的,5年研发了将近2000个项目,形成了斯芬克司自己独特的技术库。第二个五年,我们主要是研发向生产升级,以中间体CDMO业务为主,5年完成140多个临床期的中间体项目,一是积累并形成了相当完整的生产管理经验,同时为以后商业化生产准备了好多项目,2019年已经一个项目实现了商业化,同时有数个项目已经NDA阶段了,销售额达到7100万创业十年,首次实现盈利,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2020年是第三个五年的首年,这五年继续以中间体的CDMO业务为主,在资金积累的同时,为我们下一个5年的原料药生产做准备。




  
听您的同事说,生活中您是一位非常有情调的人喜欢在家里养花种菜,这方面您有什么心得可以分享吗?


很惊讶你还知道我这个小秘密!对养花和种植蔬菜的爱好一定是源于农村孩子的天性。和花草植物交流是很有趣的事,你会发现大自然真的很奇妙,每个植物有他独特的生长特点和规律,比如有的花长的很快,然而是昙花一现;有的花很长时间深深扎根,然后花期很长,好多方面和我们的人生哲理是一个道理。忙碌一天回家后,和各种小植物交流真的是一种纯天然的放松方式。




  

您最敬佩的人是谁?


最敬佩的是我的父母,在那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在山西的一个落后的小农村砸锅卖铁也要培养孩子读书的农民,真的是值得敬佩!有这份远见和执着,在这个年代,没有办不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