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今日人物·71期 | 周文强:创业想象力的极限在于视角

今日人物·71期 | 周文强:创业想象力的极限在于视角


留美博士后,创新药研发科学家、企业家,有30年中美从业经历。在美期间曾主导一个获FDA批准和数个临床阶段全球新抗癌创新药的研发,在中国期间主导一个全球新癌症创新药从发现到临床研究阶段研发并获得中国新药创制计划支持。





  

作为连续创业者,可否讲讲前几段创业的心路历程?


第一次创业是在1998年,McGill 大学博士毕业两年,刚满30岁。创业前是在一家坐落于MIT旁的antisense领域明星上市公司任职研发科学家,在公司CSO的指导下成功立项筛出一款MDM2反义基因小核酸(antisense oligo)先导创新药,成果发表在PNAS后,获得BioWorld Today的Science Editor的重点报道,那时候也是公司一位明星雇员。在加拿大几家VC的支持下,和公司两位资深同事一起利用公司的项目资源以子公司的形式在Montreal创立一家核苷酸衍生物药物发现公司Origenix Technologies, 任首席化学家和创业小伙伴(junior partner)。通过三年的努力,成功建立一个专利化的高通量化合物发现平台,并孵化一个临床I期的候选药。很遗憾,项目在临床I期评估中遇到安全性瓶颈,加上2000年北美资本市场疲软,没能获得后续资本支持,只得结束了第一次创业尝试,撤回波士顿的母公司。


第二次创业始于2001年初。尽管刚经历第一次初创失利的折腾,但还是激动于在初创biotech公司环境里与一群以挑战未知为乐的公司创始者为伍的创业机会。这时恰逢SKCC的主席 Paul Mars医生和哥大的Breslow 教授课题组合作筛选出包括SAHA在内的几个HDAC抑制小分子先导化合物,在纽约VC的支持下,成立Aton Pharma,以推动SAHA作为抗癌药的研发。我很高兴以化学总监的角色加入到以几位博士后为主要执行官的Aton Pharma初创团队,负责把这些先导化合物变成药。不过,我很快意识到又掉进一个可能爬不出来的创业坑:其一,SAHA分子设计偏离主流认可的模式(rule-of-5);其二,SAHA不是文献宣称的HDAC1选择,而是个pan-HDAC抑制剂;还有,我好不容易优化筛出的一个HDAC1选择抑制剂其动物毒性非常大。非常幸运的是,我们开发出口服剂型并选择为SAHA的临床申报和研发方向,成为2004年吸引默沙东5亿美元的并购交易一个重要卖点。经过默沙东经验丰富的regulatory申报团队的一番神操作,于2006年临床二期后获批上市,成为世界上第一款基于HDAC抑制剂的抗癌小分子创新药Vorinostat。这段经历,让我深深体会到合作共赢的理念对创新药事业非常重要。而且默沙东敢于在质疑声中以5亿美元为代价购买Phase Ib 阶段的SAHA,并获得合理回报,也正印证了生意场上的一句古老谚语:“One man's trash is other man's treasure.


第三次创业,是2009年底回中国的第一次创业。当时我已经是40+,可谓年富力强。在一位湖南籍40岁不到的雄心勃勃的药品销售精英出身的(形容词有点多)药企企业家的游说下,双方决定优势互补,一起在湖南打造一个上市药企。过程还算顺利,公司于2015年在上海交易所主板上市。略有遗憾的是,上市成功后,公司的实控人选择延续他熟悉的传统本土药企的经营策略,不准备在他不熟悉的创新药的路上走得更远。意识到这点,我决定在50岁的黄金时段,重新创业,决意做一个立足中国面向国际市场的创新药研发药企。


这次创业,是在以下几点做了更充分的准备后实施的:

1.创业定位清晰,坚定走全球新抗癌小分子创新药的研发路径,并为此做了较充分的项目立项和预研工作;

2. 更熟悉资本伙伴的评估系统和投资理念,更有信心把握资本参与节奏;

3. 有更多的可选资源构建合适的创业团队;

4. 作为公司的领军人,对公司的战略决策有更大的影响力。

泽达医药将是我未来十年的奋斗战场。



  

您对于当下时代的思考是什么?


对药品定价预期,相较于美国等发达国家对临床价值与药物经济学的偏重,我国更侧重于以药品的成本定价。基于这点认识,创新药研发公司在产品立项时定位全球新,不仅仅是创业者的情怀所向,更是公司生存必须。



  

有什么事情是您一直坚持做的,并因此受益?


每隔几天就会抽出一个小时在高尔夫练习场打铁100次。首先,它可以训练你严格执行规定动作达到目标的恒心。其次,在100次敲打声中,会让你逐渐放松心情,平衡创业路上不时被人“敲打”的郁闷。而且这也是一种中年创业者花费不多的锻炼身体的划算方式。


  


您最敬佩的人是谁?


Dr. Paul Mars, 已故的Sloan-Kettering 癌症中心的前主席,Aton Pharma的董事长和创始人。2001-2004年作为化学部总监的我有幸服务于他创办的Aton Pharma,工作之余近距离地聆听过他分享的人生感悟:信仰般的坚信,人到这世上,是带使命而来,必须尽力完成。没有Paul的坚持,SAHA或许会夭折在临床前。


  


请推荐一部电影。


今日人物·71期 | 周文强:创业想象力的极限在于视角

The Elegant Universe(优雅的宇宙),是一部用易懂的表述描绘宇宙的前世今生和未来的科普片。

推荐语:想象力的极限在于视角。



关于长沙泽达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新药研发型企业

泽达医药是五位合作多年的海归博士连续创业团队创立的一家创新药研发公司,专注国际水平抗癌创新药的发明及产业化, 致力于以更加高效的方式发现、开发高质量且具有全球知识产权的创新药物。目前公司在开发一个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的国际范围自主知识产权抗癌创新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