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今日人物·63期 | 黄涛:困难意味着挑战,也意味着机会

今日人物·63期 | 黄涛:困难意味着挑战,也意味着机会


黄涛博士是NeuCyte Inc.首席执行官兼总裁、联合创始人,及千骥资本风险合伙人。

黄涛博士拥有20多年的生物医学研究、法律、风险投资和公司管理的经验,曾任职于几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包括WSGR和摩根路易斯,为生物医药公司和投资者提供法律和商务咨询。黄涛博士在千骥资本参与了多家新药研发公司的投资和管理,包括源生医药、博迪生物、华普生物。

黄涛博士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 (生物化学博士)和密歇根大学法学院(法律博士),并在科罗加多大学医学院和普林斯顿大学做博士后研究。







您能分享下NeuCyte公司成立的初衷,及目前的发展情况吗?



NeuCyte成立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神经疾病新药研发最大的难题,即风险大,成功率低。相比其他药物,神经系统药物开发更加困难。虽然很多新药候选分子在临床前的动物模型上效果很好,但在进了临床实验之后才发现完全没有效果。这是因为动物模型与人的神经系统差别巨大。动物的生理、病理,特别是老鼠,与人相差太大,尤其是神经方面。临床前实验常用的动物模型难以预测神经系统药物在临床试验中的治疗效果。在动物模型上看到的药效很难转化到人身上。NeuCyte针对药物开发的这一瓶颈问题,构建了基于人源诱导干细胞(iPSCs)衍生的诱导神经元“iNs”的新药研发平台。


NeuCyte研发平台的核心技术是用不同的转录因子组合直接对诱导干细胞重新编程产生不同类型神经元(例如:谷氨酸能iNs/GABA能 iNs/多巴胺能iNs),并与人源星形胶质细胞(iPSCs衍生的或原代的)共培养,能在一维 (单细胞)、 二维 (神经网络)层次进行实验分析评价,并结合光遗传学和CRISPR技术进行基因控制和编辑。这一技术可用于建立神经疾病体外模型,新候选化合物筛选,及药物神经毒性测试,和开展“培养皿中的临床试验”。也有可能用于开发医疗对策的体外预测工具, 患者亚组对临床用药的反应预测和筛选,以实现个性化和精准医疗。


目前的发展情况是我们已经建立并验证了一个化学诱导的癫痫模型。这个模型不仅可以定性,也可以定量的预测抗癫痫药的药效。基于这个模型我们评估并引进了一个IND阶段的抗癫痫药候选化合物,并将于今年底推进一期临床。我们也同时在建立自闭症,AD和ALS的模型。





  


您为什么选择做非常难的神经疾病新药研发?



“挑战自我+学以致用”

一方面,难做的事情也就意味有挑战性,做着有意思,也会慢慢发现其实挑战的事情会有更多的机会。




神经疾病新药研发风险大,主要是因为没有适合的模型来研究疾病的病理生理。NeuCyte的研发平台就是来解决这个难题。我们利用人源神经细胞构建疾病模型,提高从临床前研究到临床实验的可转化性,进而降低神经疾病新药的研发风险。神经疾病,特别是AD,是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市场很大而好的药比较少,竞争风险和市场风险比较小,机会更多。


此外,这几年神经科学研究投入很大,发展也非常快。未来10年、20年会有更多的新技术新研究成果可以用于神经疾病新药研发。这很像过去几十年生物学研究对肿瘤药物研发的影响。细胞生物学和基因组研究使靶向药物成为现实,而免疫学的研究开辟了免疫肿瘤药物领域。




还有一个是个人原因。我在大学期间开始接触神经科学。大三时开始做人工神经网络的项目,做毕业论文时学习培养原代的大鼠和人的神经元。读博士时研究的是脆性X综合症基因,也参与了开发脆性X综合症基因诊断试剂方法。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目前NeuCyte的一个主要研发方向就是脆性X综合症,希望能够开发新药帮助患者和患者的家庭,真正达到当年研究这个疾病的目的。






从过去的生活和工作经历中,收获了什么?


“人生正是因为不断地挑战和经历而充满乐趣”


找出时间多读些书,有一些个人爱好很重要。没有时间行万里路,不可能经历各种人生,但可以通过读万卷书来在某种程度上补偿。生活工作中总会有各种困难、挑战,但如果能保持平常的心态,做喜欢做的工作,就都不会是问题。人的适应性和潜能是很大的。要有开放的心态,保持好奇心,经常挑战自我。我从上大学后多次转换方向,从本科读物理系到研究生转到基础医学,从博士后研究线虫和果蝇转到读法学院,做律师,再转做投资,现在创业做新药研发。虽然每次转型都要从零开始,困难重重,但回想起来,都是值得的。人生正是因为这些挑战和经历而更有乐趣。





您是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的?


尽可能把工作相关的事情在公司完成,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少安排工作相关的事情。虽然并不是总能做到,但还是要努力去做。




  

最近有读到哪本书给您带来了新的思考?


今日人物·63期 | 黄涛:困难意味着挑战,也意味着机会


最近在读“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Great Powers”。这本书于1987年出版,从经济角度分析了从1500年到2000年,这500年的军事冲突。但换个角度看,实际是各个国家花费大量的GDP而互相杀戮的历史。最近几个月全球的经济因为一个病毒而暂停了,在这个时间读这本书,别有一番滋味,深感人类的愚蠢和短视。人类有史以来花了很多人力物力来研究和制造各种更有效的武器来摧毁文明,杀戮生命,并以此阅兵炫耀、自豪。但每次自然灾害都提示了人类的渺小和人类文明的脆弱,历史总是会重演,只是希望这次我们会学到一些教训。



关于NeuCyte

新药研发型企业  
NeuCyte是美国硅谷一家创新型的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开发治疗神经系统疾病的新药。NeuCyte基于产生人诱导多功能干细胞(iPSC)衍生的诱导神经元细胞(iNs)的独特技术开发了一种专有的体外神经细胞研发平台,结合高效的电生理学和形态学方法,适用于药物靶点开发和验证,功效测试和神经毒性评估。 NeuCyte使用患者来源的和基因工程构建的神经细胞,对神经系统疾病和神经退行性疾病进行建模。 NeuCyte的员工和科学顾问委员会由世界上一些顶尖的干细胞生物学家和神经生物学家组成。该团队正在积极进行针对自闭症,癫痫症,老年痴呆,ALS等疾病的药物开发。